35岁过后做什么呢(二)?

去做了种植牙齿的手术,回来后除了肉疼,还有心疼。华西的教授技术完全没话说,唯一一点不好就是贵。

为了打发牙疼的时间把 《35岁过后做什么呢?》中没有说完的东西再写一点。

医院的见闻

给我治疗的人是一个教授,因为之前在小的牙科医院吃过亏,即使价格比较贵也选择了华西口腔。

华西口腔可以说是世界上前列的口腔医院,国内大部分的口腔医院创始的过程都和华西口腔有关,华西口腔真的是博士遍地走,研究生不如狗。

在我完成治疗后,楼下在自助收费机器旁边帮助患者操作自助机的志愿者都是川大的研究生。

在拍摄牙片 CBCT 时,看到了墙上关于放射科的介绍,研究生学历,3-4个头衔一样也是每天重复的拍摄 CT,被患者骂。

在收费窗口,收费员是一个 40 岁左右的中年人,不耐烦的叫我把处方递给他,从他的神情来看,对 35 岁后的生活并不满意。

牙医的工作模式是围绕着主任医师为中心,以助理医师、护士、规培生为主要组成的团队工作的。受人尊重的当然是主任医师了,华西口腔种植科的主任医师只有十多个。

曾经遇到过一个华西口腔的博士,给我吐槽华西口腔的工作压力相当大,可以类比于做技术的在华为,做咨询的在麦肯锡。如果在华西口腔不能持续上升,就会被淘汰,机会留给后面的博士生。

按照现在的说法,内卷的厉害。

焦虑来自不恰当的类比

我们的焦虑来自于比恰当的对比。

虽然 IT 行业不敢膨胀到和医疗行业做比较,但是看看医疗行业的情况。我们只看到了主任医师这种级别的人,每年拿到很多越来越吃香。在 IT 行业中能与之对比的是计算机学院的教授和老师,拿着国家的科研经费,做着自己的校企合作项目,一样越老越吃香。

顶级的和顶级的类比。

一般的和一般的类比。

对于普通的程序员而言,能类比的其实只是私立医院的医护团队中的一员。

对于主程序而言,能类比的其实只是私立医院的某个科室主任医师。

对于软件公司的财务人员来说,类比的就是医院的收费员,甚至拿的更多。

对于软件公司的测试人员来说,和护士、CT医生也差不多。

我们有时候犯得错误是,盯到的只是,容易看到的一面。主任医师很亮眼,助理、护士和收费员,谁会多注意呢。

评论已关闭